Feeds:
文章
迴響

Archive for the ‘全球時事戰略解讀’ Category

東方時事20100115──解構美帝軍事霸權神話 中國2010.1.11以尖端中段反導攔截威懾震駭美日印

    所謂“試驗是為了反擊美國對台軍售‘愛國者3’”的說法,也不能說沒有一點兒聯繫

 

  中國在這個時候進行“境內”中段反導(動能彈)試驗、就是在“用力”一把扯下被美國人吹噓為幾乎無所不能的、四處推銷的、實際上卻是一條 “包裹在”所謂“戰區反導系統”上面的遮羞布讓“方方面面”看看,特別是像印度、日本、韓國、甚至歐盟這樣的、準備憑藉美國的反導技術、準備利用“美國南亞政策”,甚至準備躲在美國的核保護傘下、對中國不時叫囂、準備對中國予取予求的國家看看,什麼樣的技術、才是真正的反導(動能彈)技術

讓它們看看,真要玩兒真的,誰又能力充當它們的保護傘

 

●  C-TMD與C-NMD:“拆了TMD與拆了NMD

 

值得強調的是,這一“拆”,也就拆掉了美國反導系統“絕對優勢”的神話,從而勢必極大地“拉高”綜合實力已經下降的美國、去“忽悠”方方面面配合、或者跟進自己的戰略成本。

 

(繼續閱讀…)

廣告

Read Full Post »

東方時事20091127-中國運用三邊撕裂內在矛盾防阻美帝施壓歐盟配合其聯手圍攻中國

事實上,中國經濟需要一個“獨立自主爲主、引進消化外來技術爲輔”的産業結構升級來對人民幣的擴張提供最強有力的核心支撐;

美國經濟需要付出“戰略代價” 來換取人民幣的“戰略理解”、去維持美元本位制,

而歐盟經濟則需要付出“戰略代價”來換取人民幣的“戰略支援”、去實現歐元“坐二望一”的夢想,就是這些 “利益排列組合”的核心條款。

 

戰略代價”與“戰術代價”

至於美國是願意付出“全面對華解禁高科技輸出”、接受“中國進入國際經濟規則、特別是金融規則決策圈”的“戰略代價”以“不再遏制”中國的“北上戰略”、還是只願意付出“相對歐盟、日本而言並沒有那麽具有吸引力”的“低碳技術、諸如新能源技術”之類的“戰術代價”來虛以委蛇;

或者歐盟經濟是願意付出“對華實質性輸出中國所需、美國對中國禁止的高科技”、以及接受“中國進入國際經濟規則、特別是金融規則決策圈”之“戰略代價”以支援中國的“北上戰略”、還是只願意付出“暫時收起三獨牌、暫時不跟隨美國對華進行貿易戰、甚至金融戰”的“權宜之計”,

這些都將是人民幣決定是否“強化”攻擊美元本位制、或者“強化”幫助歐元實現其“坐二望一”夢想之舉措的“最要緊因素

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東方時事20091113-美國考慮俄羅斯通道進行南亞破局 中國謀拉攏歐盟允引其入東北亞經濟一體化進程

時機特殊,可“有條件地”考慮俄羅斯的意見

 

第二,由於時機特殊,北京在“上合”組織“軍事功能”的層面上,可以稍稍調整之前的那種,充分照顧歐盟的做法,從而“有條件地”考慮俄羅斯的意見,既:對歐盟、特別是對美國擺出一個“不排除爲『上合組織』添置某種軍事功能”的可能性。

 

這種可能性在目前階段,既可視爲對美國南亞政策的警告和對歐盟東歐政策的試探(對中國而言)、也可視爲對歐盟東歐政策的警告和對美國中亞政策的試探(對俄羅斯而言)。

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【布雷頓森林協議體系/柴契爾-雷根巫毒經濟主義/美雙赤字信用消費政策/華盛頓共識/普世價值/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/新自由主義經濟/新自由主義的軍國主義/新自由主義改革瘋狗浪/全球金融資本主義/歷史的終結/小政府大市場/市場萬能教旨主義/市場至上基本主義/市場經濟萬能論/金融自由化改革/解除政府調控管制deregulation/衍生性金融產品經濟/美國天文債務軍事帝國/災難資本主義/東亞商品美元外匯再迴圈體系/美元金融經濟危機轉嫁/G2轟趴軸心論/利潤壟斷私有化。虧損破產國有化/社會主義拯救破產財閥資本家/國際貿易保護主義/美國國債數位貨幣流通化/改革美元本位金融貨幣體系/去美元化全球化】東方時事20090925-第三次G20峰會美國回歸G1世界經濟領袖姿態 把矛頭指向中國

protectism_200909

G2”走了,“G1”回來了,很好,很好!

然而,僅僅半年“不到”的時間,“同樣”是那些“(自由)媒體”、“仍然”是那些“(民主)政客”、“還是”那些“專家”,但它們現在說得最多的是卻是 “……中國、德國以及其他國家將所有東西都賣給我們…..我們正受到信用卡債務和按揭貸款的困擾,可是卻沒有東西賣給他們!…….”,

好傢夥!按這個“說法”,好像全世界都在“依靠”美國“養活”著似的,真真一副“霸道的嘴臉”,其性質猶如布希“單邊主義”在經濟層面“靈魂附體”。

顯然,“G2”不見了,“G1”又回來了,而且活脫一個“受了委曲”的“G1”。

美國將回歸“G1”的時間,選擇在G20國際金融峰會快要召開、但是尚未召開的日子,是可以理解的,因爲它是美國“G2”徹底失敗的象徵。

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uncle_sam

中國絕不容忍的事情

而對中國而言,從中國“始終用實際行動、而不僅僅是用語言”爲朝鮮提供了一個“非常安全的核子試驗環境”之“事實”去看,從北京在伊核問題中所秉持的原則態度去看,不論是朝核子試驗、承認朝鮮成爲核國家,還是“目睹著”日本、或者伊朗跨入核門檻,都不是最大的問題,

最大的問題在於絕不容忍美國“不擇手段”地、繼續其“旨在繼續掐住”中國、以至世界咽喉的全球戰略。

所謂的“不擇手段”,指的是美國正在南亞方向“挑唆”並支援印度、在南海方向“挑唆”並支援東南亞部分國家“全面挑釁”中國的核心利益。

顯然,作爲「亞洲開發銀行」的第二大股東(第一是日本),美國“夥同”日本“主導”、並讓總部位於“菲律賓”的「亞洲開發銀行」批准了一份向印度提供29億美元的貸款專案,並將其中6000萬美元用於“中印爭議地區”“阿魯納恰爾邦”(即中國藏南地區)水利工程的文件,正是這種“不擇手段”在南亞方向的又一“具體表現形式”而已。

至於在“菲律賓”蘇比克灣外海“炮製”所謂“中國潛艇與美國軍艦聲納陣列相撞”事件,不過是這種“不擇手段”在南海方向的又一具體表現形式而已。

這兩件事情儘管相對獨立,屬性上甚至是“一文一武”,但都非常巧合地與“(美帝前殖民地)菲律賓”這個國家有這樣或那樣的關聯,而“朝小野大”的菲律賓恰恰是在美國“操縱民主”的嫺熟手段之下,在南海方向、在領土爭端層面率先挑釁中國的國家。

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東方時事20081031-美、歐不要臉 中俄亮劍

putin_wun_2008102805中東和平進程問題的實質與國際金融體制改革問題非常類似

值得强調的是,中東和平進程問題的實質與國際金融體制改革問題非常類似,也是「歐盟」乘美國的中東政策陷入全面被動之機,欲借助“中、俄”的力量,既通過推進「地中海計劃」實現歐元逐步蠶食美元的構想、還通過中東和平計劃與美國分享“中東話語權”的目的,最後,還要做到“歐、美”聯手、讓“西方”繼續維持中東話語權這一步,是魚與熊掌都要,一個都不能少。

“兩手空空”到北京參加「亞歐峰會」的「歐盟」,“目前”是不可能得到“中、俄”的一致支持

如果將這一分岐具體到「地中海計劃」、更或者是科索沃問題上,那麽,可以這樣說,由于「歐盟」的國際金融改革方案得不到“中、俄”的一致認同,因此,“兩手空空”參加「亞歐峰會」的「歐盟」,在中東和平問題上,特別是在國際金融體制改革方案問題上,如果不徹底端正態度,放棄那種“魚與熊掌一個都不能少”的幻想,那麽,不論是在科索沃問題上、還是在地中海問題上,“目前”是不可能得到“中俄”的一致支持的。

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東方時事20081017-歐盟在以西方國主導原則下的金融改革意在重建”佈雷頓森森體系”

bullshit_brown_200810a美國政府、美國經濟需要華爾街通過“這些玩意兒”去製造美國財富神話

有意思的是,缺乏約束的美元本位制,恰恰是導致這場金融危機的核心原因;必須明白的是,那些倒閉的大投行,它們之所以能夠讓美國的監管系統和市場規則失效,大玩特玩金融衍生産品,最根本原因在於美國政府、美國經濟需要華爾街通過“這些玩意兒”去製造美國財富神話、並藉以實現兩重目的:

一個精心設計的“良性迴圈”

第一,是以此作爲“抽水機”,將世界的産品、資金,特別是人才、及人才所附帶的高技術源源不斷地抽往美國,從而一方面最大限度地維持“美元本位制”、用現行國際金融體制最大限度地吸收世界的資金;一方面還要在此基礎上最大限度地保持美國科技水平的領先地位;最後,就是用從全世界“抽來的”資金、人才、技術去進一步鞏固其各種霸權、特別是軍事霸權,並將其作爲維護“美元本位制”的戰略支柱。不難看出,這是一個精心設計的“良性迴圈”。

被列爲重點推廣對象的中國,還是頗有反思之處的

第二,是最大限度地發揮這種“財富神話”的示範效應,在全世界範圍內推廣,有意識地引誘其他經濟體盲目效仿,從而爲日後合法、快速地攫取其他經濟體的“真實財富”埋下伏筆。

在這個層面上,被列爲重點推廣對象的中國,還是頗有反思之處的。

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歐盟眼下的緊要事情、就是防止自己被美國誤導從而落入冷戰的泥潭

華盛頓挑起格魯吉亞戰爭的戰略意圖有二:

第一,是中斷“俄歐新關係進程”。其意圖在於:

一方面繼續維持石油美元體制,“繼續桎梏”俄羅斯以能源爲主的經濟;一方面伺機絞殺沒有“俄歐新關係”做支撐的“地中海計劃”;

第二,是製造東歐不穩定。其意圖在於

一方面想用戰爭重新喚起東歐、及整個歐洲對俄羅斯的恐懼感,從而迫使歐洲“簡單回歸”北約、徹底孤立俄羅斯,並令北約站在「上合」的對立面,實現爲冷戰招魂的目的,將「歐盟」死死地約束在“北約”的框架中,再借助「北約」這個戰略平臺、以阿富汗、巴基斯坦爲戰略支點,全面切斷中國與中東、中亞的戰略聯繫,先從能源的層面掐住北京的咽喉、以製造中國的經濟混亂、直至社會動亂,繼而爲全面控制中國經濟、特別是金融體系做戰略準備;

另一方面則是爲進一步瓦解失去“中俄協調”的歐盟、並最終埋葬歐元做戰略準備; 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針對俄羅斯與歐盟,美國人寧可要一個不穩定的格魯吉亞

因此,儘管美國投資的巴傑管道需要一個穩定的格魯吉亞,但是,在俄歐新關係談判進程啓動之後,如果格魯吉亞的緩和、穩定所造成的必然後果是美國對格魯吉亞施加影響力的不穩定,特別是對科索沃局勢施加影響力的不穩定,甚至在中歐的策應下,還會造成美國後院南美的不穩定,那麽,針對俄羅斯與歐盟,美國人寧可要一個不穩定的格魯吉亞;

同樣,巴基斯坦即是中國通往伊朗的通道,也是美國駐阿富汗部隊的通道,如果中俄歐戰略妥協的結果,是將伊核協調擴展至科索沃協調、格魯吉亞協調,阿富汗協調,南美協調,特別是巴基斯坦協調,那麽,美國也寧願要一個不穩定的巴基斯坦通道

華盛頓非常逼真地擺出了一副不是魚死就是網破的姿態,以加強視聽效果 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